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迷昏妈妈】【作者:不详】【完】
【迷昏妈妈】【作者:不详】【完】

共0页: 上一页 当前页/0 下一页


  第一章 任人猥亵

  半夜10点的台汽客运上,人并不多只有小猫两三只,这趟高雄到台北的旅程正准备开始,而我则是不高兴的和我妈坐在最後排,为什麽我会不高兴呢?

  还不是因为刚被我妈痛駡了一顿,只不过是不小心害她走光而已,又不是故意的一路上越想越生气,而我妈则在吃了安眠药(怕晕车)後睡得死死的,闲着也是闲着突然念头一转,心想:既然不小心害妈妈走光就被骂得那麽惨,那乾脆就故意让妈妈暴露好了。於是仗着车内泛黄昏暗的灯光,以及坐在最後排的有利位置眼看乘客都在睡觉,我便大胆的解开我妈上衣最上面的两颗的扣子,然後将她所穿的窄裙往上推挤,使其露出诱人的大腿,接着将安眠药的瓶子放在她身旁,布置完成後我就坐到另一边准备看好戏,并且将V8藏在好位置随时准备启动。

  过了不久,一个老公公起身来上厕所,突然他发现了妈妈的样子,便左右张望,确定没人注意他时便色惫惫的端详着妈妈的样子,之後他注意到安眠药的罐子并端详了一会儿便轻轻摇晃我妈,见我妈没反应後双手就大胆起来了,只见那老公公一手揉着妈妈的胸部,一手则慢慢伸进去了窄裙中,接着更大胆的将我妈的上衣整件脱掉,然後再解开胸罩,此时丰满的乳房就显现在我和老公公的眼前了,当然V8也录进去了。

  取下胸罩後,老公公的嘴也开始在乳房忙碌起来了,只见老公公又咬又舔似乎很熟练的样子。看着看着我竟然有股性冲动,虽然我以前趁妈妈睡觉後曾多次猥亵她,但此时的兴奋却比以往更强烈。

  正当我不解这是何原因,而且也没想到以後会深深着迷此道时,发现老公公不知在何时已经将我妈的窄裙和内裤丢在旁边的座椅了,而且姿势也变了,现在我妈正坐在椅子上,双腿被撑得开开的,只见老公公似乎好像呆掉似的,我心想可能是因为我妈是所谓的白虎所致吧!不过也没呆多久就开始舔我妈的私处,而且还舔得不逸乐呼。

  甚至还将中指插进阴道中,忽然间有人在叫喊着:「老伴。」看来是老公公的妻子,老公公就慌忙起身离开了。

  「呵呵……」不过我知道他一定会再回来的,果然不出我所料老公公回来了,这次他还将那阳具掏了出来,不过好像无法勃起只是有点变大而已,眼看他又将我妈的双脚撑开,我心想:「再下去还得了於是便起身。」我一起身他便吓到了,我们四目相交,我轻声说道:「老公公在对我妈干嘛?」他吓得发抖,连忙说对不起就走了,我则将V8关掉。 呵呵!有许多好镜头了。

  我掏出了卫生纸帮我妈把下体清理一番,便替她穿回衣物。回到家後,我将V8拍的画面转成录影带。当时我也没想到这卷录影带还会有许多续集。

  第二章 亲身茎隶

  继上次台汽客运的事件後,我就一直找机会让我妈暴露,可惜我妈生性保守,要不是上次到高雄参加婚礼,恐怕那唯一一件窄裙只能永远挂在衣橱里。皇天不负苦心人,後来不但让我找到机会,而且还发现了妈妈的一个弱点,那就是两杯黄汤下肚,就醉得不醒人事,不过弱点不是我先发现的,因此我也付出惨痛的代价,不……应该是说我妈也付出惨痛的代价。

  那天,我们回乡过年,到了晚上不知谁提议的,大家一起划酒拳,连妈妈都被灌了两杯,不过後来不胜酒力就被我两个堂哥扶上楼休息了,毕竟当时14的我还没什麽力气。

  当时我想去看看妈妈,於是不久後也尾随上楼,正要开房门时却听到房内两个堂哥的对话。

  「我先来啦!上次是你先的所以这次换我。」

  「好啦!那你快一点。」

  「你先再替她灌几杯烈酒啦,要不然她醒了我们就麻烦了。」「放心啦!我把整瓶XO都灌进去了。」

  「呵呵……这样就算连续干到天亮也没问题。」正当我好奇怎麽回事而轻轻推开房门时,看到了一幅令我极度震惊的景像,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躺在一个男人身上,而另一个男人则压在那女人身上,三个人迭在一起晃动,从那女的两脚被撑开的程度以及那两个男人像活塞般的动作来看,我大概已经知道有两根阴茎在那女的身体里抽插了,当然,那女的我不用猜想也知道是我妈妈。

  但此刻的我却一点也不想出声阻止,反而有股莫名的兴奋,这兴奋比起我让妈妈暴露还来得强烈,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也一直变换姿势,後来我身後突然传来阵阵脚步声,吓得我赶紧溜进房内躲在衣架後,好险堂哥们一个在舔我妈私处,一个在把玩乳房没有注意到我。

  後来房门开了。

  「哇!我就知道你们又在干她了。」两个堂弟异口同声。

  「妈的!你们还不是上来了,不要跟我说你们是来替她盖棉被的。」堂哥也不甘示弱回应。

  「呵呵……我们是来替她擦擦汗,用我们的舌头,哈哈哈!」「呵呵……我们也搞累了,先换你们吧!」说罢,堂哥们就双双站到床边。

  「唉……每次都要搞你们玩剩下的。」即使嘴巴这样说,但堂弟还是很快就定位。

  「谁叫我们是堂哥呢,哈哈哈!」

  我在衣架後越看越兴奋,而且最後堂哥堂弟一起上,他们非常有默契的干着我妈妈,因为只要一个射精,另一个就补位,等候的时候就轮流玩弄我妈的乳房,顺便养精蓄锐,一个人也没闲下来过,就这样四个人轮流射精在我妈体内里,而从他们的对话,我也相信他们不是第一次搞我妈了,只是当时我没想到,还有更大的场面在後头。

  又是一阵脚步声,我可以几乎可以准确猜想他们要做什麽了。

  没多久,叔叔和大伯二伯都出现在我面前,儿堂弟堂哥们也都识趣的离开我妈。

  「爸!你也来啦!」

  「当然……我们在下面合力灌醉大家,你们却在这快活!」「这麽说我们又可以干到天亮了喔!」堂哥兴奋的表示。

  「唉……你满脑子就想干到天亮,读书要是有这麽认真就好!」「谁叫上天安排这麽一个尤物让我们爽,天时地利人和,想不上都不行呢!」「对阿,本来我以为会东窗事发,毕竟被那麽多人插到红肿,想不怀疑也难。」「嗯……好在她只说全身酸痛,使得三叔以为是宿醉的关系。」「而且,三伯父还说这是因为宿醉,是正常的。害我想笑又不敢笑,憋了好久呢!」「哈哈哈,我们能这样肆无忌惮还得归功於这尤物从没喝过酒以及三弟的解释呢!」大伯说完之後就和叔叔及二伯继续奋战了,而我看了这麽久,也见识到许多招式,裤子里早就射满精液了,原来我妈妈一直都被人像布娃娃一样玩弄奸淫着。

  後来我也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时发现,我妈嘴里含着两根阴茎,双手也各握一根,下身两个洞各插一根,还有一根是夹在乳沟中,样子煞是奇观,於是我拿起旅游所带的V8,仔仔细细的拍下这一幕,甚至还为每根阴茎和其主人做个特写。

  才悻悻然离开,一到楼下发现大家还没醒。就一个人到外面逛逛,直到下午才回去。

  一进门就碰到大家关心的问我到哪去了,我也只能随便敷衍几句,看到堂弟们和我妈有说有笑的,心里就有一份快感,心想:「要是你知道他们是如何干妈妈,你还笑得出来吗?」後来爸爸有事提前先回台北了,而我和我妈则在隔天准备搭客运回台北,一路上我都在盘算怎麽利用这个好机会,而我妈却还天真无邪的问我要【请牢记www.8LUW.com  可永远找到本站】吃什麽早餐,於是趁等车的时候我到药房和早餐店买了早餐和待会儿余兴节目的工具。

  虽然又是搭乘台汽客运但因过年期间人较多且又是在早上,所以即使我妈又服用安眠药睡的很沉,我却一点也没有机会,更糟的是我们坐在中间,使得我只能在我妈全身上下乱摸过个干隐,而做得最大胆的也仅止於用右手中指抽插我妈私处而已,不过我对我妈还算不错,知道她下体红肿未消,顺手将药房买的药膏涂抹上去,并将她的内裤脱至膝盖,当时我是认为吹吹风并减少和内裤的摩擦或许比较快消肿,所以才脱她内裤的。当然我还没笨到忘记在她醒来之前替她穿好。

  第三章 喂母尝精

  回到家後,我迫不及待的就趁着大哥哥不在时拿着备用钥匙冲进他的房间找新鲜精液,根据以往经验,相信这几天大哥哥又会有新货出炉,为何我会这麽说呢?

  这就要追朔到我国小四年级时,那时我们家顶楼加盖出租给一个大哥哥,那时我常往他那里跑,许多黄色书刊和录影带也都是从那时开始接触,也是在大哥哥的怂恿下开始用安眠药给妈妈服用,并趁机和大哥哥一起猥亵妈妈,不过当时我们都没有人将阴茎插入我妈的阴道,我是还未能勃起,而大哥哥怕事後被发现,後来我才知道他曾经有被抓包的经验。

  所以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不会下手,也因此才会教我各种技巧及知识,想要利用我先对我妈做过後自己再上,到时可以嫁祸给我,让我当替死鬼。

  言归正传,我果然在他的床下找到装精液的玻璃灌。

  大哥哥每次打枪後就将精液射进罐子里,然後叫我将精液参在我妈的食物中,有时则将精液涂抹在手帕上,趁我妈服用安眠药入睡後,将沾满精液的手帕覆盖在我妈脸上,而且涂抹精液的那一面要朝上以免精液沾到我妈的脸,大哥哥说要让她熟悉这种味道,大哥哥还说这一招并不适用於任何女人,是因为从针孔摄影机观察我爸妈做爱的行为,发现都是正常体位,没有变化,而且精液都射进我妈的身体内,再根据我的说法及他的观察後,发现我妈并不知道精液长什麽样子,甚至连味道也不清楚才下的结论。

  当时我还问怎麽观察?他说有次他打枪後忘了清理,弄得地上都是精液,刚好我妈要到楼上晒衣服顺便进去看看大哥哥的状况,结果刚好踩在精液上,当时他还直冒冷汗,没想到我妈以为那是什麽食物滴在地板上还顺便和他一起擦乾净。

  大哥哥甚至一度以为是我妈为了避免刚尬才装不知,不过後来听到我说爸妈都出身在保守的家庭,自我有记忆以来都是男主外女主内後,才确定我妈是真不知,而非假不知。也因此才胆敢使用这一招。

  我照惯例将精液公平分配後,才将剩余的精液涂抹在手帕上,并等待晚上的到来,其实,经过两三年来的布局,我已经将精液的浓度调高不少,在某些地方甚至已经使用「原汁」了,例如:早餐的白馒头或三明治,我都把他当果酱涂抹,刚开始我妈还会问我那是什麽果酱,我随便说是同学送我的,他还说叫我一定要给妈妈尝尝看。

  没想到,我妈还真的相信我,而且这麽一吃就不曾中断,不过也都归功於都是我用给她吃的嘛!

  「妈妈睡了!」大哥哥突然出现在我身後下我一大跳。

  「干嘛!鬼鬼祟祟的,害我吓一跳。」

  「抱歉!爸爸不在家吗?」

  「废话!当然不在家!爸爸常出差你又不是不知道?!」「嗯!」说完大哥哥就又摸进我妈的房间了,当然我也跟着进去。

  大哥哥熟练的一边将我妈的衣服脱掉,一边在我妈的身体四处肆虐,不过我却没有以前那麽兴奋了,可能是不久前才看过我妈被彻底奸淫吧!而且我也看惯大哥哥猥亵我妈,所以反而有点不满足,心里盘算着所有会让我满足的计画。

  「对了!你不是能射精了!」大哥哥停止吸允我妈的乳房,抬起头来对我说。

  「嗯……最近常常打手枪呢!」

  「何必那麽悲哀,你面前就有个现成的女人啦,还是尤物呢!」我就知道他也已经不满於只能猥亵我妈了,想要我先上後,要是我妈醒来发现异状,还有我这个替死鬼。呵呵……但我也今非昔比了。

  「我也是这麽想,所以正在准备计画呢!」我随便唬他几句。

  「何必麻烦,选日不如撞日,现在就上!」

  「不了,我想玩刺激一点」这句倒是真的。

  「好吧!别忘了找我!」

  「当然少不了你!」 几句寒喧的应酬话後,大哥哥又继续埋头苦干了,不过我心想:找你是没问题,不过也要等我计画好!

  我妈的弱点也不能让他知道,否则我敢保证,我妈隔天就烂醉如泥,认由大哥哥抽插了。

  「对了!大哥哥,可以的话多调点新鲜货来,最近几个月原汁用的很凶耶!」「这没问题,改天我带些兄弟来我这打手枪就解决了!」「嗯……最近几个礼拜我照你说的方法在手指涂点精液,放在我妈面前让她闻,没想到熟睡的她居然会不由自主的去舔我手上的精液耶!」「当然!」

  「我打手枪射出来的。」

  「嗯……精液不够时我还常常将妈妈的头夹在我的跨下呢,不过由於不常做,所以不知什麽时候才能熟悉我的味道。」「很快的啦!熟悉精液後,接下来就快多了!」「嗯……你慢慢玩,我要去睡了,记得要收拾!」「放心啦!你还信不过我吗?!」

  「当然信得过,你可是老手呢,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以免意外!」「嗯……晚安!」

  第四章 淫水私源

  「妈……起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吃早餐!」「嗯……头昏昏的。」妈妈无力的回答。

  我心想当然头昏了,之後看着我妈吃着我特制的精液三明治,总是令我小弟弟肿胀难受。

  尤其是有些精液沾在嘴边,看着我妈用舌头舔回去时,更令我血脉奋张。後来我向妈妈报备一声便出门去玩,顺便逛逛情趣用品店,且挑了几件好玩的买回家。当我回到家时,妈妈也煮好晚饭等我了。

  「妈妈吃饭。」

  「嗯……等妈洗好後就和你一起吃。」浴室传来母亲温柔的声音,此时我当然是利用这空档先替饭菜加点料,妈妈迷昏那不就闹笑话了,还有也要把握一个原则不管有没有加料,你都要夹。

  这样做的目的只是做给母亲看,证明我们都吃同一盘菜,以洗清自己的嫌疑。但切记有加料的不能吃啊!

  趁妈妈不注意就要赶快丢掉,虽然蛮浪费的,但就当作投资吧!这次我加的料可是高级货喔,是上网购买的,今天初试啼声,不知效果怎样呢?

  等了好久终於等到我妈洗好澡了,一切就照我的计画进行着,不过没多久我就吓一跳,想不到我妈连饭都还没吃完就倒下去了,顿时害我不知所措,好在我发现我妈还有呼吸和心跳,否则我还真不知该怎麽办,差点以为我害死我妈了。

  唉!当时心中决定不再把这种效果这麽强的药加在饭菜了,否则还要花时间清理被我妈昏倒时所打翻的饭菜,真是得不偿失。

  经过好一阵折腾後终於可以开始品尝我妈妈鲜美的肉体了,加上妈妈刚洗完澡,身上香香的,闻起来就令我十分兴奋,二话不说当然先脱衣服了,这次我打算玩点别的。

  於是我先将准备好的化学课用的玻璃试管拿出来,接着将管口对准妈妈的小穴慢慢插了进去,之後更来回抽插与旋转试管,今天的目的就是要让试管支支都装满妈妈的淫水,每当一支装满後我就将软木塞栓上,并贴上标签贴纸及标记。要是妈妈知道自己的淫水被儿子用玻璃试管封装珍藏,甚至後来在缺钱时贩卖给变态老头图利的话不知会有什麽感觉。

  第五章 童叟吾欺

  说起为什麽会贩卖起妈妈的淫水,其实还蛮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在有一次我照样如法炮制的收集妈妈的淫水时刚好有人按电铃,那时我以为是大哥哥,所以不加思索就开门了。

  後来却是住楼下的管理员伯伯说很急要借厕所,没等我答应就直冲厕所了,不过最後他还是没用到厕所,因为他在看到我妈妈的样子後居然尿失禁了,後来我叫他负责清乾净,因为我可没时间招呼他,而他看着我妈後露出色色的表情也使我想扁他,之後又一直问东问西的,甚至还想向我要我已经收集好的淫水时,我直接瞪他一眼说一支一千啦,要就付钱拿货,不要就拉倒。

  那时一千元对我这种国中生而言还是很大的数目,当初以为这价钱能吓跑他,没想到他居然说便宜,还要先买十支,说完回家拿一万给我,那时我望着白花花的钞票,当然就接受了,钱都送来了我实在没必要和钱过不去。

  也因此我的第一份工作居然是贩卖妈妈的淫水,後来我才知道管理员早就哈我妈很久了,甚至一度出高价要和我妈做爱,但我皆以我妈正在危险期或月经刚到而推辞,但我也要他别失望,若时间能配合价钱又令我心动的话,绝对让他如愿以偿。

  日子久了,他也对我无话不说,甚至偷看我妈洗澡也和我说,可能他觉得我和他是同类吧,不过我却骗他说我妈只和我爸爸做过爱,我则因为不敢乱伦所以才有收集妈妈淫水的嗜好。後来他有时甚至要买的货量太大了(他告诉我说他又卖些给有此嗜好的人一支两千),当时我心里想:「妈的!该死的中盘商。」不过我也不缺钱,所以也不计较,不过後来我就以半支淫水半支口水混合後再贩卖,而且限量发行,一天十支,因此,後来卖的都是稀释过的,不过我个人收藏的话当然就不能稀释啦!

  我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就是靠我妈的淫水赚来的,我记得赚进一百万的那天我还将全身赤裸的妈妈让管理员伯伯摸个过瘾,而管理员伯伯事後又再拿一百万给我,说他觉得蛮惭愧的,因为他又以更高的价钱卖出,但我却不怪他,甚至还帮他赶货,到最後还允许他猥亵妈妈。

  所以这多的一百万就又还给我。後来我也觉得管理员伯伯其实蛮守信的,我说不能碰我妈他就真的都不碰,於是我後来迷昏我妈时,常常会让管理员伯伯来分杯羹。

  第六章 蓄精待射

  每次爸爸要回家的前几天也是我最高兴的时候了,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很矛盾,爸爸回家後自己不就没得玩了吗?其实几个礼拜过过平凡一点的生活也不错,顺便养精蓄锐嘛!

  不过我真正高兴的是我可以玩玩「蓄精待射」的游戏了,由於爸爸每次回家就会和妈妈做爱所以玩这个极具危险性的游戏也不怕出事,而我玩妈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所以亲朋好友也都知道妈妈有个禽兽儿子,不过大家为了私欲也不想说破,毕竟,像妈妈这麽漂亮和傻气的少妇不是随便就可以找到的,更何况还免费呢!

  所以大家也都很牵就我,而我也常常想出一些新花样满足大家,例如蓄精待射就是一项。

  这个游戏蛮简单的:我先将全身赤裸的妈妈固定好姿势,使其屁股朝天,接着再用扩阴器将我妈的阴道撑开,以方便大家的精液直接流入子宫,接着参加游戏的人就以车轮战的方式一边打手枪一边把精液射入我妈的子宫中,一个接着一个绵延不断,因为射过後的人经过一轮的休息後,每个人都是「蓄精待射」呢!

  以这种方法玩,不论是我妈妈或是参加游戏的人都不会过於劳累,甚至可说是游刃有余,而且看的人就更爽了,也因此有些人才射没多久就又勃起,而我则看得欲火难耐,看着大家轮流将精液射入我妈的子宫,这些人,有些是亲戚有的是朋友,有的是陌生人,有的是邻居,还有妈妈视如己出的大哥哥,他们一个个将精液射进我妈的子宫中,而我妈却连反抗的能力也没有,只能毫不知情的照单全收,他们的阴茎和饱丸就像装满精液的茶壶倾倒在妈妈那像容器般的子宫。

  想到妈妈将满肚子精液和他们谈天说笑我就兴奋不已。

  不过更令我兴奋的是爸爸回来的时间若妈妈刚好是危险期,我们甚至还会私下赌注,看孩子会是谁的,也当作比较谁精虫最强的依据。

  当游戏到了尾声时,我便一边慢慢拨出扩阴器一边拿起药膏细心的均匀涂抹在妈妈的阴道内壁让妈妈的阴道紧缩以免子宫中的精液流出,算是为整个游戏做个结束。

  而爸爸回来後这几天亲朋好友也会到我们家做客,甚至邻居也会来串串门子,一方面是来探望我爸,另一方面也顺便看看着个满肚子精液的妈妈。

  第七章 提精灌穴

  不知为什麽,我蛮喜欢看妈妈全身沾满精液,甚至胃里,子宫,膀胱,屁眼,我都希望能灌满精液不过要那麽大量的精液可就难倒我了,於是我在学校秘密成立一个打枪俱乐部,凡加入会员者皆可获得我妈的裸照以供打枪,不过入会资格是每天至少要有6CC的精液贡献给俱乐部。

  一年来由於我用心经营,其声势浩大会员之广,连学校老师都有人秘密加入,大家都希望贡献累积精液到五公升,以便能够在不被妈妈察觉的情况下自由奸淫我妈妈,当然这是我给「精卡」会员的承诺,而我也打算实现绝不跳票,也因此成立一年後会员贡献的精液已达到我的理想了。

  所以之後我常常拿会员贡献的精液回家使用在我妈身上,有次我搞到我自己都觉得有点恶心说,因为我成功的将精液灌进子宫和膀胱,灌得满满的,并且用强力胶带把阴唇贴住,而从屁眼灌进去的精液也多到我必须用两个大的软木塞塞住妈妈的屁眼,这样精液才不会被排出,至於胃里我也灌了不少进去,我妈的肚子都已经有明显的突出了,最後我将妈妈抱起往装着许多精液的浴缸走去,接着我轻轻的将妈妈放进浴缸中。

  不久我妈全身赤裸被精液给浸泡着,而我也受不了,就直接蹲在浴缸上打手枪,并将精液射向还未被精液攻占的那张秀气的脸。之後我端详了我妈一阵子,并且拍完最後一卷带子。

  这次我不打算替妈妈清理了,我打算让她自然醒来,我知道妈妈醒来的时候一定很吃惊。

  但没关系,我已经有藉口了,因为爸爸打算离开妈妈,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虽然妈妈天真傻气但不代表爸爸也是,爸爸寄了一封信给妈妈,内容是什麽我偷看得一清二楚,好险没有提到我。

  当妈妈醒来时虽然吃惊,但我拿给她的信更令她吃惊与伤心,我骗说这浴缸里的东西是爸爸带回来给妈妈养颜美容的,而这是爸爸替妈妈做的。

  可喜的是伤心绝望的妈妈并没有心情去思考我这理由有多荒谬,不过妈妈也察觉到她屁眼和阴唇都被封住了,妈妈叫我出去後自己一个人洗涤身体,我则透过针孔摄影机看到妈妈将软木塞和强力胶带弄掉的那瞬间,精液有如万马奔腾的从各个洞口狂泄的样子。後来我自己跑到另一间浴室解决久久不能自我。

  尾声

  那年我十八岁,我妈三十七岁,我从国小四年级开始猥亵妈妈,而我妈则从十九岁结婚喜宴那天被灌醉後,就被彻底奸淫过了,不过我妈一直不知道真相,我也不打算告诉她,虽然现在我已经不再玩弄我妈妈,但这种被奸淫的过去有什麽好告诉她的呢?

  其实玩妈妈八年多了,让我兴奋的已经渐渐不是肉体上带给我的快感了,而是看着曾经彻底奸淫妈妈的夫家亲戚和妈妈谈天说地、有说有笑的样子。

  现在,由於我爸爸的离去,造成妈妈深怕连我也离去她受不了这种打击。

  所以用物质来满足我,对我也百依百顺,深怕我不高兴,我相信此时的我如果要奸淫妈妈,她一定会答应我,不过我却不曾要她这麽做,并不是嫌她老了,否则我和她睡在同一张床时不会因为看到她的睡姿而勃起。

  我只是觉得我那样作对妈妈是一种伤害,虽然她不知情,但别人又会怎麽看待她?所以我也不再卖我妈的淫水,也不再玩各种性游戏,对於一些还想奸淫我妈妈的人,我也一一谢绝,上了大学後大家也都羡幕我有这麽漂亮的妈妈,而且还每天接送,甚至还有自称淫母同好会的人找我加入,向我灌输各种好处与利益,但我也不为所动。

  我一直觉得对妈妈有所亏欠,因为我想出来的性游戏使得妈妈三次怀孕却又三次流产,以致妈妈现在身体较虚弱,每次细心照顾妈妈後,总是被投射感激的眼神,使我觉得更加羞愧。

  後来我们也搬家了,因为有太多奸淫过我妈而食随知味的人还不放弃,所以我们随後搬到郊外希望能避免不必要的困扰,至於我人生第一次跳票就是对打枪俱乐部的会员,不过听说还有在运作。

  日前妈妈闻道我跨下的味道後,从此趁我睡着後她都会和我睡相反呈69的睡姿,并且还吸我的龟头,我知道这是以前留下的後遗症,那时我将拼命让我妈熟悉我精液的行为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点可笑。

  後来我和我妈说明,以後如果再这样我就搬出去,当场吓得我妈哭哭啼啼向我认错,还说以後不会这样了,看着妈妈这样我也蛮心疼的,毕竟妈妈会这样是我一手造成的。

  後来我带我妈走向户外,并鼓励她多参加一些活动,希望能帮她找到生活的重心,经过我不断的努力与鼓励下,我妈又再婚了,新郎是以前对我妈有好感的管理员伯伯,说起来还真的有些许缘分呢!

  老实说本来我还有点担心,可是相处过後发现他也蛮照顾我妈的。於是我也渐渐地放心了,五年後我结婚了。对於以往那段轻狂的日子我选择让时间掩埋它。

  【完】字数:8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