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荒淫日记】【作者:不详】【完】
【荒淫日记】【作者:不详】【完】

共0页: 上一页 当前页/0 下一页

荒淫日记

  1

  「唉呀去啦!短发的给你啦,我要长发的哟。」一个泡沫红茶店里的一个位子上,有两个年轻人,约略17-8岁,带眼镜的一位暗地里指着一桌女生,像做贼的一样跟同伴说话。

  「高木,去啦,你从不接触女生ㄝ,亏你家里还有姐妹,干嘛!你同性恋呀?」眼镜仔嘻皮笑脸的说着。

  这名叫高木的男孩,容貌清秀,但似乎很怕女生。

  「死藤田,我…你又不是不认识我,你同班5年是假的呀…要去你自己去…我…我…我不要。」藤田叹口气说:「唉…真不知道你是什麽病,从小就有女生向你示爱,但你好像见鬼似的,躲的远远的,算了,时候不早了,走吧。」两人走出红茶店。

  「高木,听说你姐……」

  「不对,是乾姐!」高木纠正道。

  「唉呀有什麽差别嘛,你妈当年去世後,你爸不是取了後母呀,她不带了两姐妹来,你还不当她们是亲姐妹呀。」「…要你管。」

  藤田说:「好啦!ㄟ,听说你乾姐妹都长得不错喔,有空带来我看看,呵……」高木说:「看你的头啦,不理你了,我到家了,快滚吧你。」藤田说:「呵~好吧再见喔~暑假好好过呀。」

  「知道啦,滚啦!掰掰。」

  远看着藤田离去,高木面对着自己的家,喃喃自语的说:「我真的不想回来呀。」进门後。

  「我回来啦。」

  「喔高木,回来啦,你休息一下,等会儿就可以吃饭啦。」从厨房跑出一名女子,年龄31,但从她的表面看来,似乎更加年轻。高木顿时露出厌恶的表情,但一闪急逝,含糊的回一句:「喔。」女子叫宫子,是高木的後母,她有两个女儿,一个19岁,一个13岁,因为高木的爸爸是做航空的,所以在丧妻後遇到离婚的宫子,两人进入热恋,不久就结婚了, 她虽带了两个女儿,但高木爸爸依然当是亲生的照顾。

  宫子说:「高木,你们开始放暑假啦。」

  高木道:「嗯。」

  宫子道:「可惜你爸这几个月要飞来飞去,本来他想要带全家去玩的,真可惜。」高木冷默的没回应,独自走回房内,宫子似也习惯他这样的冷漠,回到厨房继续做完工作。

  夜里,餐桌只坐了两个人,宫子及高木。

  宫子说:「高木,玲子说要去露营,所以一两个礼拜才会回来,而睛之说要去外婆家,所以只剩我们啦。」高木依就是一声:「嗯」

  饭毕,高木看着电视,宫子洗澡完出来,只围一条围巾,31 岁的她,一点都没有老的样子,三围 35,24,34。她走过高木,坐在高木的斜对角,看着电视吹头发,高木似乎看到没穿内裤的下 ,高木心中不愿在看,转身跑去睡了。

  不知睡多久,高木忽感口渴,便走出房门,因高木的房间在最里面,往外走时会经过全家的房间,在接近父母房间时,听到了细微的声音,他好奇的倾听,原来是宫子的声音。

  他凑到门缝看,此时宫子全身赤裸的站在镜子前,身上唯一的遮避物是一条条绑着的绳子,两个乳房被挤得成37,只见宫子一手撑到镜子,另一手正抚慰着突出的阴核。

  「ㄚㄚ…申之「高木之父」…没有你…我好……寂寞… 喔…… 阿……喔申之…我一定会…做好 ……高木…的…ㄚㄚ……母亲的…喔…」宫子的呼吸越来越急迫,她咬着她的乳头,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

  「ㄨ…… 嗯……」

  不知什麽时候,宫子阴部已经塞进一根茄子,晶莹剔透的淫水已随着茄子滑落到地面。

  「嗯…ㄛ……不行…嗯……ㄚ…」

  一阵酸麻,阴道一收缩,茄子顺势滑了出来,而淫水也不断涌出,不少喷到镜子上,宫子颤抖着跪下,将地板及镜子的淫水,一一舔得乾乾净净。

  高木看在眼里,回到房间,从枕头下拿出一张跟妈妈拍的照片,说:「妈,那个淫荡的女人不配当我妈,我会羞辱她的,妈,她的两个贱女儿我也会教训的,妈…」说完後,露出浅浅的微笑,抱着照片入眠了。

  --------------------------------------------------------------------------------2

  一早,高木不想呆在家里,因此跑回学校打球,中午去看电影,但他心不在焉,那部片因为很烂,所以院内小猫两三只。後三座有一对情侣,大概是宾馆太贵,因而来戏院玩。

  男的道:「呵……让我看看你的小洞洞…喔…好…用舌头吸…对…ㄚ…要…出……来啦…」一会儿,只听见微弱的呻吟声:「ㄚ…ㄚ…好…喔…好丢脸……好羞耻…呀……嗯…ㄛ……」高木听到後,脑袋顿时亮起来。

  「对喔,我要让她羞耻,我要这贱女人在我面前做不了人。」未等散场,高木先跑了出去。

  宫子在家整理房子。

  「哼哼唧唧啦啦」

  轻快的哼着音调,打扫到自己房间时,忽见镜子上竟还留着昨夜的淫水,宫子一笑,用手指将乾掉的淫水搓下来。

  她关掉吸尘器,躺在床上休息,也回想起当年的痛苦,和遇见申之後的快乐日子,当年因不小心怀孕,只好早早结婚,放弃了学业,但前夫结婚後天天打她,用各种方式凌虐她,但因顾虑到大女儿玲子,所以把这段不健全的婚姻持续下去,等到二女儿也诞生後,认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於是便离婚。

  想到此处,虽然感觉是解脱了,但生理上却无法改变,她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盒子,呼吸变得急促,缓缓打开盒子,里头装的是鞭子绳子括阴器和一些不认识的东西。

  看到这些东西,宫子心又荡了起来:「ㄚ…我怎麽又想要了,我要做申之的好老婆,孩子的好妈妈,我不能再沉沦了。」手不自觉的摸到下体。

  「ㄚ……已经湿淋淋了…我真是的」

  下定决心要改。

  「先冲个水冷却吧…算了…玩玩最後一次吧。」思考着时,看到吸尘器。

  「嗯……没用过……试试看……」

  开始脱光衣服,宫子拿出润滑油涂抹全身,将假阳具塞入肛门。

  「 ㄚ……ㄚ……好… 久没…用了…喔…好嗯…嗯…好……」打开机器。

  「滋……」

  宫子缓缓将吸尘器的管子对着阴道口。

  「ㄡ…喔……好像要吸…光…我卵子…喔…嗯 …喔……」管子越伸越进去,宫子的高潮也不断升高。

  「喔……从没……ㄚㄚ……的感觉……喔……好……爽……喔喔喔……」双手也不闲着,搓揉着 35D 的大胸部,淫液不断从体内流到管内,宫子生殖器不停的收缩。

  「ㄚㄚ……快不……行……喔……太……多…喔…吸太……多…ㄚㄚㄚ……快 光…啦……ㄚㄚㄚ……」宫子挣扎的想要关掉,但全身麻麻的,无法起来。

  「ㄚ…怎麽…ㄚ…办……快虚…ㄛㄛㄛ…脱…我……ㄚ……ㄚ!!!!!!!!!!!」忽然,宫子的发浪声,变成惊讶、害怕、羞耻的声音,此时吸尘器也被关掉,宫子花容失色的站起来,双手不知要挡住哪里,管子随着站起而滑落,但肛门的收缩,使得假阳具完全深入里面。只吊着一条电线到外面的控制器,羞耻心使得宫子完全不敢把头抬起来。

  「高…木…你是…什麽时候…来的……」

  高木冷笑:「宫子阿姨不…我应该叫你妈妈吧哈……我妈妈好淫荡呀…哈……」宫子苦苦哀求:「高…木…我……会改的…我……我……」高木冷笑:「改?呵呵呵…不用啦,我只要跟我爸说…」宫子尖叫:「不…不要…我求你不要……呜…」高木呵呵一笑:「嗯…可以呀…但是…」

  宫子急忙说:「我什麽都愿意做,只要你别说出去……」高木脱下裤子,露出青筋暴满的阴茎:「好…过来。」宫子脸红:「我是…你妈…ㄝ……我不能…」

  高木眉头一皱,凶猛的抓住宫子胸部,一把拖到自己面前,并重重的摔在地上。

  「ㄚ……ㄚ!!!!痛呀……!」

  宫子倒在地上哭泣着。

  高木狠狠的说:「你!吸不吸。」

  不管愿不愿意,高木抓住宫子的头,将阴茎硬生生的塞进宫子嘴里,宫子不断挣扎,但宫子好久没碰过男人,这时有东西塞入嘴里,顿时间忘掉身份地位,细心的舔着四周的每一条青筋和血管,宫子也近疯狂状态,吸吻着儿子的阳根。

  高木:「嗯…好……对对…深深一点…」

  说完跟着慢慢向後移动,宫子像条狗的咬住肉棒,一点也不想失去它。

  高木笑道:「对……呵……跟我来吧。」

  宫子睁眼一看,「哇!」的一声,向後跌了几步。

  原来高木将她带到大门口,大门开着,正对着大马路,宫子想起自己一丝不挂,肛门内还有在震动的玩具,马路上人来人往,彷佛没看到似的。

  高木收起阳具,淫笑着说:「出来吧。」

  宫子慌了说:「我……还没…穿衣服ㄝ」

  高木不答话,一把拉她出来,此时路上人烟稀少,宫子挡着隐私部位,哀求道:「高木……放了妈吧,……我们近去呀……我…好羞耻…好…」高木像是胜利般狂笑,引起不少人往这看:「哈… 好……但你都要听我的喔。」宫子被看得脸色发烫,但淫水却流得更多:「好…我答应……快让我……进去…」--------------------------------------------------------------------------------3

  高木一放手,宫子如获大赦般的跑往室内,碰的一声赶紧把门关上,全身因羞愧而直冒汗。

  宫子急忙把还在肛门内震动的玩具取出,发现涂在身上的润滑油还在,连忙跑到浴室冲洗。

  「ㄚ…怎麽办…高木看到我那淫秽的样子…我怎麽办…我意怎麽面对…嗯…喔……」清洗到私处时,一阵莫名的快感浮涌上来。

  「喔…嗯…喔……我不…能这样……」

  抚摸了几下阴核後,理志总算把性欲压制, 清洗完毕,赶紧穿上内衣裤,外头也穿件家用服,凹凸有云的身材,使得宫子有一丝丝的自豪,打开房门,高木坐着看电试,宫子不知如何是好。

  高木打破沉默:「过来,坐在我前面。」

  宫子缓缓的移到高木前方至站着不动。

  高木再说:「坐下呀。」

  宫子听话的坐在地板上,高木一转台,画面变成 A 片,里头三个女主角互相性交,一时「嘤嘤燕燕」之声,听得宫子心里又麻痒痒的,宫子的脑袋空空,不知要怎样面对这个见过自己淫乱的半个儿子。

  看一会 A 片,两人还未发一语,高木坐正身子,从旁边的一个袋子中,掏出一样东西,宫子脸色大变。

  高木自顾说着:「这是我去买的绳子,呵…这东西好的很呀。」斜眼看着宫子,宫子脸色又红又青。

  高木:「把衣脱掉,我已经帮你买一件你的衣服了。」说着又拿出一件 SM 的衣服。

  宫子颤抖的说:「高木……我以後不会做了…你放了我……好吗?……」高木嘻嘻哈哈笑着:「你不怕我跟爸说吗?呵……听话,照着做我就不会说。」宫子无奈的站起来,一件件衣服脱去,只剩下内衣裤,这是她做後的防线。

  高木冷俊的说:「通通脱光,在我的面前。」

  宫子赧羞道:「高木…我…」

  高木不听解释,猛然站起,将宫子一把推向沙发。

  宫子慌忙的挣扎:「不要这样…我是你妈…不要…ㄚ」话没说完,全身已经被巴的光溜溜的,高木拿着被拉扯断的胸罩在宫子眼前直晃着。

  「喔……好大的 Size,我的好妈妈,你的多大呀?」宫子忙着用手遮蔽住私处:「高木…我……」

  高木:「喔……差不多是 D 吧,应该没给你买错,穿上。」说罢便拿那件 SM 服丢在宫子身上。

  宫子羞赧:「高木,别这样…我…我…我们是母子呀…你这样不…对…的…你想想你爸爸…」高木脸色缓和下来,但莫然间又笑了起来:「对…我爸爸,呵…我爸爸…你若不想让他知道嗯还是让你的两个女儿知道你在做什麽,呵……让她们知道有一个淫秽的母亲,呵…你说呢?」宫子满脸惊慌说:「好…我穿…但请你别…跟他们说…好吗…??」高木:「那可不一定喔…要看你的表现。」

  宫子站起身来,将那件羞耻的衣服穿上,但她两颗耸立的乳房,紧紧的撑起衣服,而最突出的是两粒乳头,衣服稍微小了点,但也将宫子的傲人身材豪不保留的释放出来。而这衣服最特别的地方,是在下体那有两根状似肉棒的东西,一前一後,宫子穿得下体又开始淫水直流,当衣服穿好後,两根肉棒也进入了宫子的阴户及屁眼。

  宫子两脚酸麻的站不稳,坐下又因挤弄到肉棒。

  「 ㄚ…高……这是什麽…衣…ㄚㄚ……好…特……别…喔…」高木微笑道:「这是为你这种淫荡的女人而设计的呀,起来吧,我肚子饿了,我要吃饭,去煮吧。」宫子依言抖着双腿站起来要煮饭,她想将衣服脱下,高木立即制止:「我的好妈妈,你就穿这样去煮吧。」宫子喘嘘嘘的说:「高 …ㄚ…木…我没办法…站…呀…ㄚ……」高木脸又沉下的说:「你不听话吗?」

  宫子心寒,只好硬撑着身体去煮饭,走个两、三步,胯下的互动磨擦,更使得两根肉棒活动力十足。

  宫子弯下腰歇息。

  「ㄚ……呼…呼…好…奇怪…的感觉…喔…」

  此时宫子雪白的屁股附近滴下不少淫液。

  「ㄚ…高木在後面看…我…这麽…ㄛ…湿…我真的……」不敢多想,奋力继续走去厨房。

  高木从後面看得一清二楚:「哼…贱女人。」

  这一顿饭可能是宫子最难煮的一顿,努力了两个多小时,一顿饭煮好了,但宫子感到下体也已经快要流乾了。

  「高木……来吃吧…我做…好了……」

  宫子脸色红润,气息不稳,像是跑了三万公尺回来,全身是汗。

  高木开始吃起来,脸色一变:「什麽呀,不够咸,去弄咸一点。」宫子依言拿了菜要加盐巴。

  「等一下,我不要盐巴。」

  宫子一听愣住了,不加盐巴加什麽?

  「我要你的淫水浇上去,在这用。」

  宫子脸色惨白:「高木……这…」

  高木不容许任何答辨,一眼瞪过去,宫子皱起眉头,将菜放到地上,敦下将下体对准菜,用手触碰着私处,两根肉棒再度飞舞起来。

  「ㄚ…ㄚ…好…ㄚ…」

  私处像是饮水机似的,将水不断喷出。

  「ㄚ…ㄚ…别看…好丢…脸…」

  高木站起来说:「吃饱啦,你去洗个澡,洗完来找我。」宫子无言的点点头。

  --------------------------------------------------------------------------------4

  回到房内浴室,宫子再也忍不住的扑倒在地,虽然衣服已经脱了,但下体的感觉还是不断的存在着。

  「……怎麽办…我就这样背叛申之,但…高木看得我好舒服…好想再要有这种感觉…但是他是我儿子…我…好吧…他要我做什麽变态的动作我都做,只要守住最後一道关卡,不让他进入就可以了。」主意想定,便开始清洗。

  洗得差不多时,浴室门打开,宫子惊吓的拿起浴巾挡住自己。

  「ㄚ…是高木……怎…麽啦。」

  高木:「洗完了吧。」

  宫子:「是的…」

  高木:「出来。」

  宫子:「现…在」

  高木淫笑的说:「对,以後只有你我在家时,不要穿衣服,而我会给你东西穿的,现在我们出去走走。」宫子:「ㄚ…等我…一下穿衣服。」

  高木:「不用啦!」

  宫子又呆了:「不会要我裸体吧…」

  高木:「我有一件大衣,你拿去穿。」

  从身後把大衣拿出。

  「还有…」一手又拿出一根按摩棒:「我要你将这插进去,然後不准穿任何内衣裤,只有这件大衣。」宫子讶然:「喔 ……好… 的……」

  说着,便把按摩棒用口水弄湿,塞入阴道内,阴道好像遇到绿洲,噗嗤的一声,整根被吸了进去。

  「喔…嗯……」

  脸上露出淫乐的表情。

  高木笑道:「真是淫荡的女人呀。」

  把大衣交给宫子,「我在门口等你,快一点,别嚷我等太久,记住!不能穿别的衣服。」说完便走了。

  宫子性趣被一个认识的半个儿子再度挑逗起来。

  「嗯…有了……」

  宫子找到东西,脸上又露出喜悦的笑容。

  高木在门口等半天,嘴里不断咒骂着:「妈的,这麽慢,等会不好好操她是不行的。」喀啦…大门打开了。

  高木一个尖步冲上去,啪啪两巴掌,接着深手进去大衣里面。

  「咦…!」高木讶异了一声,他不管街上有没有人,一下就把大衣打开一半。宫子吓得蹲下去,企图遮蔽路人的眼光。

  高木:「原来…你喜欢这样喔……真贱呀…竟把自己绑得紧紧的…嗯…很好……」宫子身上有数十条的绳子,绑得跟 A 片里头一样,两个大奶被绑的喘不过气,雪白肌肤上稍稍泛红,乳头上套着不知名的东西,连一条线到阴部,所以只要一走动或碰到,便会拉扯着乳头。

  高木说:「好…好棒…好,你以後就这种样子,不要脱掉,如果脱掉,我就跟我爸说…呵……怎样?」宫子正亢奋着,:「好…嗯……好的。」

  「走吧!」高木拉起宫子。

  宫子嘤的一声,凑到高木耳边低声说:「儿子…这大衣…好像…有点嗯……短…可以换一件吗?」大概是宫子身材稍微高挑点,因此这大衣只到刚刚好遮住 34 寸的屁股,只要一弯腰就会被发现没穿内裤,而肿大的乳房,撑起稍小的大衣,真是可观,仔细看,还可发现隐约的乳尖。

  「不可以,这件我认为最好的。」

  高木不理会,抓着宫子快步走着。

  「ㄚ……等一下…太…快了……」

  宫子哀求的说着,高木还是不理会,继续直走。

  「ㄚ……喔…不行…ㄚ…」

  宫子低微的叫着,一路上宫子不断享受特别的滋味,一边担心害怕别人的目光,似乎高潮的女人会有种特别的魅力,不少人望向这对不知是情人还是什麽的身分。

  走到公车站牌,高木说:「不用走啦,我们坐公车绕一圈回去吧。」宫子心想上了公车就应该没事了吧,但没想到,刚好下班时间,公车挤得像沙丁鱼,两人好不容易挤到後门站着,宫子背靠着门,不停的喘息,刚刚的一番拥挤,把宫子的大衣挤掉一颗扣子,将近一半的的酥胸曝露出来,像是穿低胸礼服一样,而绑在胸部四周的绳子,隐约的跑了出来。

  面对着满车的人,宫子的下体感到一阵炙热,而稍小的大衣,也被挤的歪七扭八,露出了小小的雪白屁股,高木假意被挤的靠向宫子,手指摸索到宫子的私处,宫子脸儿飞红,但又不敢出手制止,怕被别人看到,只好咬着下唇忍着。

  「嗯……哼……」轻微的呻吟被公车马达声掩盖住,高木趁一披人上车时,完全贴近宫子,这回另一手也不听话的伸入大衣内,尽情的蹂躏着大奶奶。

  宫子在享受这刺激时,忽然看到一名6-7岁的小男孩正瞧着她看,一会看见这男孩正抓着他母亲的手,跟他母亲滴咕几句,男孩母亲厌恶和讶异的神情望这望来,并将男孩转身背对,不准他再看。

  她羞怯的极力想摆脱这困境,转个身便将高木的双手从身上移除,但高木没有生气,反而掏出肉棒,轻轻的将宫子大衣撩起,只露出一点屁股,再稍稍抬起宫子的屁股,轻声的对宫子说:「你的小穴好湿喔…」宫子惊到他要插入,但已经来不及了,湿润的小穴已经塞入一个按摩棒,怎麽可以再插呢?

  但高木不管这麽多,奋力一顶,硬生生的将按摩棒完完全全的冲到子宫里面,宫子咬得嘴唇流血,但还不够,宫子两眼睁的明亮,眼框内充满了眼泪,已不听话的流了下来,嘴角也流出唾液,混着鲜血,全身又痛又麻,彷佛到了天堂,又一下掉到地狱。

  高木觉得被湿润的小穴包着很温暖,从小到大只有打过几次手枪就没了,这还是第一次插入女体,而且还是自己的後母。

  宫子在神志混乱中,仍然要将高木的肉棒挤压出去,但阴道收缩的太严重,变成阴道在帮肉棒“口交”,宫子苦不堪言,而公车的不稳,真的使得肉棒在穴里前後移动。

  宫子挤到後来,没力气:「ㄚ……ㄚ……申之…我对不起你…我跟你…儿子搞了……我……好贱呀…」嘴唇咬得肿起来,而神志已随着前後遥摆的肉棒达到高潮,不再有申之,女儿,一切切都没了。

  高木挺了许久,蓦然一股电流冲上脑门。

  「噗…噗…嗤……」

  细微的喷精声,被煞车声掩盖过,後门打开,有乘客走上来,高木急忙扶着宫子下车,因为肉棒还留在里头,需要宫子挡着,不少人看在眼里,总觉得奇怪。

  等车一走,高木将肉棒收起,而宫子神志换散,脚步蛮跚,在黄昏的照耀下,还可看见宫子大腿内侧有股反光的液体,高木将她扶到附近的公园里歇息。

  过了一会,宫子的意识渐渐回复,低头看到自己的私处流出浓浓的精液。

  「是高木的…是高木的……我是高木的玩偶…我是高木的奴隶…」高木冷冷的淫笑说:「怎样,比你一个人玩好吧,知道吗,你是我的奴隶,你是我的,要听我的话,懂吗?」宫子傻傻的点头:「是…我是你的奴隶…我得工作就是给你玩…我是你的……」伸手将精液抹起,放入嘴里,舔得乾乾净净。

  高木看着宫子:「哈……哈…妈,你看到了吗?这贱女人不是人啦,是我的奴隶,我的玩具呀!哈…哈!!」--------------------------------------------------------------------------------5

  之後,宫子在家时都只光着身体行动,吃饭时固定 上爱液,睡觉时也许被高木抓到床上干,也许厕所,也许院子里,也许吊着一整夜,一次次的高潮使得宫子忘了记自己的身分。

  一天,高木陪藤田去买东西,宫子依然光着身体,只是阴道里多一串葡萄,这是高木要回来吃的,所以要加上淫液,宫子满足的神态,像是天下只有她跟高木,而她是高木的妻子、奴隶、玩具。

  “铃铃铃”几声电话的声音,将宫子从幻想的国度里,拉回到现实生活里。

  她拿布擦拭自己流到地面的液体,拿起电话。

  「喂这里是高木,请问哪里找?」

  「喂我是宫美请问宫子在吗?」

  宫美,是宫子的妹妹,24岁,未婚,身材也不错,但比起宫子来说,是小了点。

  「哈妹呀,有什麽事吗?」

  「姐…我因为一件case要到你们那住一阵子,不会介意吧。」「ㄚ……怎怎麽……会呢我很欢迎呀……」

  宫子想到如果妹妹发现自己的行为,不知会有什麽反映。

  「好喔姐夫在吗?」

  「喔…他…他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现在家里只有我跟高木,两个小ㄚ头也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喔好吧我大概明天下午会到你们喔好就这样啦到时再见掰掰」「掰…掰…」

  挂掉电话,宫子已经回到她最不想回来的现实。

  「怎麽…办……只能跟高木商量…看看……吧……」夜里,高木回到家中,一进门看到宫子躺在为她特制的窝,一间比狗窝大一点,而且人如果缩起手脚来可以进去的大小的窝,宫子打扫完房子,正在小睡一番。

  高木蹲下去,用手伸入湿润的阴户里,两根手指掏呀掏,宫子也发出似畜牲才会发出的呻吟声。“剥”的一声,高木将浸泡在宫子淫液里的葡萄,拿了5~6颗出来,同时,宫子也因快感而醒来了。

  高木吃着葡萄,顺手掏出肉棒,宫子见到肉棒,好像狗看到骨头,一扑过去,贪婪的吸吮的肉棒。高木拿着报纸,倒着走到沙发坐下,宫子舍不得肉棒的滋味,像狗一样咬着跟着爬。

  「嗯…啾…ㄨ……噗嗤……嗯…嗯…」

  忽然高木身子抽动了几下,火热热的精液冲向宫子的喉咙,彷佛要把喉咙烧毁,有股腥味从宫子嘴里窜出,但她伸出手来,不断挤压,要把还留在里头的精液,通通吃掉,事後,还舔了滴下的和留在手上的液体。

  一切好了後,她站起来要煮晚餐了,高木也将肉棒塞回去。

  宫子走到一半,回头跟高木说:「高木…我有件事想说…」高木:「嗯说呀」

  宫子:「那个…你的小ㄚ姨要来…因为公司的工作,她…她只来住几天而已……」高木想了一下:「喔宫美ㄚ姨呀嗯……什麽时候来?」「明天下午左右」

  宫子欲言又止:「嗯……那个…」

  高木不耐烦骂:「说啦,吞吞吐吐的,欠打呀。」说完便一巴掌把两颗奶打的红通通的。

  「ㄚ!…我是想…说…嗯…那麽…我可以把衣服……嗯…穿上吗?」宫子抚摸着被打红的胸部,她不停的爱抚着。

  高木思考了一会:「嗯…看看吧但你今天还是要一样……而且…到…」说时,将手伸入宫子阴道内拿葡萄。

  「…明天我再决定你要不要穿,去吧。」

  “剥”又拿出了葡萄。

  「是……」

  --------------------------------------------------------------------------------6

  夜晚,应该是一片宁静的,所有生物大都深睡,但有些人不同。

  高木躺在床上,欣赏着美丽的天花板。

  「喔喔…嗯…ㄚㄚ…ㄚ……喔……」

  天花板传出性交时的悦乐声,仔细看,是宫子被五花大绑的吊在栋梁下,而嘴巴被塞了胸罩,整个人悬空而挂。手脚都被绑到身後,脸部朝向高木,身体整个被拱起来的。

  高木像在欣赏作品。

  「怎样…宫子妈妈,很爽吧,你的阴部是不是很热呀,呵…想要有东西插入你那淫荡的阴户里吗?」宫子不停的点头, 身体跟着不停的扭动、挣扎。

  高木将绳索慢慢放下,宫子也慢慢的降在床上,但高木等降到宫子的乳尖稍微接触到床铺时,立刻绑好,此时宫子就在高木面前晃呀晃的。

  高木抽出胸罩。

  宫子哀求道:「快…我要…我好热呀……我…ㄚ…好儿子呀…别玩妈…啦…ㄚ……」“啪~啪”两巴掌,高木怒道:「你不是我妈!你不是我妈!你只是一个贱女人!你是我的玩偶!说!你只是个玩偶!」宫子傻笑道:「我是高木的玩偶…我是高木的玩偶…快来用你的肉棒插我这淫秽的玩偶……ㄚ……快…呀…我快…ㄚ…好热呀……」高木淫笑道:「呵…干你?呵…你知道我涂了什麽在你身上吗?」宫子被高木的眼光瞧得感到羞耻,毕竟是乾儿子,但因生理上的需要,她开始摇起诺大的屁股,将阴道整个呈现给高木看。

  「我…我不知道…我要…我好痒好热…我……快插…拜托…你…」高木握住已膨胀的肉棒,在阴道口不断的触碰。

  「ㄚ……ㄚ……别再……挑逗……我…啦……我要…肉棒……ㄚㄚ!!!!」说话间,高木用力插入,宫子承受着猛然的进入,及绑缚的痛楚。

  「ㄚ!!!ㄚ……喔…好…ㄚ……好…呜…呜……痛痛痛呀……哇……」高木手拿着V8不断拍摄,并把放映机放在宫子面前,宫子看见自己的淫秽样,羞辱心再度上升。

  「ㄚ……ㄚ……别……ㄚ…拍……ㄚ…我好…ㄚ……」高木喘息道:「呵…玩偶呀…你真贱呀…你还是个好妈妈…好老婆吗……呵……呼…呼……ㄨ…嗯…」宫子思虑乱七八糟:「我是个好妈妈我是个好…ㄚ…ㄚ…我是个淫荡的妈……妈 喔…我是个……喔喔喔ㄚ……淫……老婆…ㄛ……我是…ㄚ……」高木搓揉着大胸部,将重量向下压,宫子被绑的身躯痛得要命,高木更不断的冲刺。肉棒跟阴道成为活塞。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淫浪声充满了整间屋子,宫子亲眼见到自己的阴户里不断溅出淫水来,更卖力的扭动全身。

  「ㄚ…呵……你真…贱…呼呼……好……要来啦!!!…」火热热的精液冲进最神密的地带,高木尽力射出每一滴的小虫子,而宫子已经因为连续多天的被凌虐,因而眼神涣散,她嘴角还流下高潮时的唾液,高木把她旋过身来,宫子一见到沾满着自己的爱液及男人的精液,熟练的伸出舌头围绕着。

  此时高木的性欲再被挑起,已经倒地的肉棒,又耸立着伸入宫子嘴里。

  「ㄨㄨ…嗯……噗啾……啾……」

  宫子的嘴成为天然的阴道,吸吮着最爱的肉棒,高木一时之间想去方便,但宫子强大的吸食着,使得高木不管一切。

  「ㄚ……来啦!!」用力一挺,「嗯ㄨ…!!」分不清是精液还是尿液,一股恼往宫子嘴里急射,宫子突然觉得味道不一样,虽已喝了一点进去,但她眼神望向高木,乞求他不要逼她喝,高木眼看着宫子求情的眼神,仍将肉棒塞得更进去。

  「嗯。!!!ㄨ…… ㄨ…!!!」

  似乎顶到喉咙,宫子一松懈,尿液及精液像找到入口,通通进到宫子的肚内,羞辱、丢脸、淫秽、等心念,一起涌上宫子心头。

  高木歪着头对她说:「顺便把我的舔乾净吧。」说完便迳自躺着睡觉,宫子哀求的眼神无效,只好一一舔净,并含着肉棒,昏沉沉的吊着睡着了。

  --------------------------------------------------------------------------------7

  被绑着一个晚上,宫子全身都是痕迹。

  「这…怎麽办……?」

  宫子躺在特制的家里,苦恼思考,白嫩嫩的肌肤上,一条条绳索的痕迹,此时还没到和高木约定的时间。

  清晨时,高木将她解开绳索,跟她说要到下午3点才能穿衣服。

  宫子望向时钟:「ㄚ……才10点多……高木一早就出去…也没说去哪……真是的…」虽然在见到高木时总会淫荡起来,但有时冷静思考下,觉得自己非常的羞耻,上回看到书上写说近亲相奸会使双方带来更大的高潮。

  「我跟高木应该不算近亲吧……」

  想到高木,手又不自觉的摸了起来。

  「ㄚ…我怎麽…唉……嗯…好舒服……」

  忽然间,大门打开,宫子的全身又沸腾起来。

  「ㄚ……高木回来了…」正踏出一步,听见说话的声音。

  「喂高木,你难得ㄝ,好不容易你有新游戏,否则我没来过你家ㄟ。」「唉呀这样说呀好像我很坏似的进来吧。」

  「这是高木的声音,那…另一个是……?」

  宫子想起自己还是裸体的,急忙跑回小窝,并将小门关上。

  两人嘻笑着进门,此人正是藤田。

  高木领着藤田坐好後,藤田忽道:「唉呀你家厕所在哪?」高木指指方向,藤田便边走边说:「你先把游戏装好,我一会就来说。」罢便快步走。

  高木走近小窝,踢了几下:「出来。」

  小门打开,小窝里没有空隙,因此很闷,宫子赤裸裸的爬出来,全身湿淋淋的。

  高木笑着说:「怎样我带同学来看看我的宠物呀。」便将手指硬插入宫子的小穴里,宫子抓住那只不安份的手。

  「…这…我…怎麽可…ㄚㄚ…以呀…… 我…没穿ㄝ……」高木笑道:「对呀,喔…你很听话呀,真的没穿,嗯…好吧,你现在去弄些吃的来招待我同学,那你就可以回你的房间了。」宫子连忙跑到厨房,迅速的弄了几样饮料,此时有冲马桶的声音,而高木不怀好意的在後面用舌头舔着宫子的私处。

  「ㄚ…ㄚ…他要来…啦…放了我ㄚㄚㄚ…高木…」宫子硬撑着双腿,急忙将饮料端到客厅,冲上楼去,同一时间,藤田已回到客厅,宫子慌张的把门关上。

  藤田往上看,问道:「ㄟ谁在上面呀?」

  高木说:「是我妈,她生病了,我们上去看一下。」藤田:「好呀…我也还没跟伯母说声好呢。」

  高木便拉着藤田冲上楼,打开门。

  「妈…你好多了吗?」

  高木口是心非的问着。

  只见宫子躲在棉被里,只露个头,高木走向前去,假意关心,但将手伸入被中,摸到又湿润的小穴,高木手指夹住阴核,不断搓揉着,宫子本来假装睡着了,但被高木这样玩弄,脸色红了起来。

  「ㄚ……高木…这还有别人ㄝ……」

  宫子心想,眼睛打开来。

  「ㄚ…高木…有同学来呀」宫子虚心问着。

  「对呀…妈,他是来看你病好了吗?」

  「病…??」宫子还来不及反应,私处被狠狠的塞进一个拳头。

  「ㄚ……」宫子痛苦的叫出声来,藤田急道:「伯母…你没事吧?」宫子咬紧牙关的对藤田摇手道:「没……关系的…我这很快就好…嗯…!!」表情差点纠在一起,因为她感到拳头不断向内推进,宫子想挣扎的爬起来,但自己一丝不褂,不能如此。因此宫子把心一横,她抓住拳头,当做假阳具抽插。

  藤田不放心的问:「伯母你的脸好红喔…要不要帮你叫医生来。」宫子喘气的说:「真……的没…事……不…嗯…用叫啦……你…快跟…高木玩呀。」尽量将音调正常化,但在儿子同学面前被搞,加上自己又很想要,淫水流量惊人,才几秒的时间,屁股像坐在湿毛巾上,下体都是水。

  高木说:「这样吧,你有需要再叫我们好了。」说完,宫子感到下体的东西离开了,整个人由紧绷的状态松懈下来。宫子懒洋洋的点点头,看着两人走出去後,自己又从枕头下拿出阳具自慰,幻想着被高木和他同学干在一起,她走到镜子前,将私处对着镜子,猛烈的抽插。

  「 ㄚㄚ……ㄨ …又 啦…ㄚ…」

  经过连续的高潮後,没力的宫子,浸泡在满地 出来的淫水里,连阳具也不拔的睡着了。

  --------------------------------------------------------------------------------8

  不知睡了多久,蒙胧中,一阵阵的快感,由下体传上脑子,宫子微笑着享受这温和的快感,两只柔和的手指,有别於前几次的粗犷,轻轻的揉搓着红润发涨的阴蒂,鼻头忍不住的发出悦耳的声音。

  「嗯…嗯喔喔好…舒服…喔……嗯……」

  忽然耳边传来高木的声音:「慢慢享受吧,不要睁开眼睛喔。」宫子舒畅的像是躺在柔软的水床上:「喔……高木…你……喔喔…真是…我的花心…喔…你ㄚㄚ…这佻皮的小鬼…」想不到高木还有这麽柔情的一面,宫子真是体验到特别的滋味,因此笑的更甜了。

  不听话的手,慢慢的向上移动,抚摸着硕大的奶子,有点粉红色的乳尖,异外的被温湿的嘴唇亲吻着,舌头绕着乳尖打转,留下令人兴奋的唾液,猛然用力一吸,「啾!」震动起圆球似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尖也随之耸立起。

  「ㄚ!…… ㄚ!……好……好……棒ㄚ……」抚媚的声音传到各个房间。

  舌头一路舔上来,之後停止在宫子性感的嘴唇,它先舔舐着嘴角,慢慢的将整个嘴巴贴上去,宫子也伸出那鲜红的舌头,跟着来袭的舌头揪缠在一起,宫子感到对方的唾液渐渐进入侵占自己,也毫不保留的将自己的弹药输送过去。

  「ㄨㄨ啾啾~啾……」

  此时下面的小穴,已经挡不住摩擦的攻击,洞穴大开大门,手指更是毫无忌诞的探索着,耳边再度传来甜美的声音:「想不想插进去呀想要吗?…说出来呀」高木诱人的声音,使宫子的腰部激动的挺了起来,更加将宫子丰满的身材表露无疑。

  「 我…要的…亲爱的…喔……喔…我要的……我要……你的…喔……别再折磨…喔……宫子了我要…」宫子放浪的大叫着。

  「要什麽呀~要做什麽呀说呀」

  高木懒洋洋的声音问着。

  宫子开始不停的扭动身躯,淫浪的说:「我…喔……要我的好儿子ㄚㄚ…我的好主人的…ㄚㄚ……好难为情…ㄛ…ㄛㄛ…的…的……大老二…的鸡巴…的肉棒…ㄚ…ㄛ……ㄛ…插到…我的小肉穴…穴…呀…ㄚ…」「……好!」

  一句晴天霹雳的声音,直窜宫子的耳朵,刹那间,宫子全身僵硬住,她不敢相信,她不敢证实,她只张大了嘴巴,用奋力又颤抖的声音,勉强的说出:「你…不…是……高……ㄚ!」太慢了,下体已经被陌生的肉棒插入,湿润透的阴唇,顺利的将整支不该进入的阳具,吞噬的乾乾净净,两片有如森林的阴毛,垂直的连在一起。

  宫子微微的睁开双眼,伸出右手,抚摸着这不认识的裸体及面孔,这面孔虽也流露出做错事的神情,但似乎性欲的火焰,已将那道德礼仪烧毁,男孩开始抖动着身体,并摇动起宫子柔软的身躯。

  「ㄚ……你…是…高…木…的…同……ㄚ…ㄚ…ㄚ…为……什麽……为…ㄚ…什……」宫子晶莹清澈的大眼,看着高木的同学,心中有无限个问号想问,男孩避开那被凌辱的妙目,不顾一切的直冲。抬头一看,高木拿着 V8 拍摄着。

  宫子呆呆的问:「为……什麽…?我…是你的……母亲…,我…是你的玩具……你的奴隶呀…为ㄛ……ㄛ…ㄛ…什麽?」高木把玩着自己的肉棒,淫淫笑着:「玩具也要给别人玩呀……你是我的奴隶,我要你做什麽,你就要做什麽,懂吗?藤田!好好的操她!用力!」藤田受到鼓舞,动作从生殊,渐渐的熟练起来。

  「对呀…我是玩具…我可以给高木玩…也可以给任何人玩,我是奴隶,所以要听话……」宫子自暴自弃的思考:「如果我不听话,高木就不会再玩我了…我就是一个没用的玩具了……ㄚ…我要听话…要听话……」蓦然间,宫子发狂似的吼叫着:「ㄚㄚㄚㄚㄚㄚ……!!!!!」而且双手更主动的缠绕藤田的脖子,腰部激烈的摇晃着,阴道更加速的收缩。

  藤田被宫子伯母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到,动作停止。

  宫子不高兴的推倒藤田,坐在上面,手抓着晃动的乳房,口里喊着:「藤田快干我呀我是高木的玩具,他要我跟你玩呀,我要玩呀,你快把我干死呀!!」高木笑得高兴:「好…你想通了好来吧上面也来一枝来呀」宫子欣喜的含着肉棒:「喔好……好…嗯…ㄨ……ㄨ……噗噗……ㄨ…好…用力呀…藤田我要你…ㄛ…好……吃……ㄚ要来啦!!!!」藤田被宫子伯母强力的挤压下,积蓄已久的精液爆发出来:「ㄚ伯母!!!你好…好……棒呀ㄚ…出来啦!!!!」高木也眉头一皱,抖动了一下。

  「噗嗤噗嗤嗤嗤嗤」

  喷 的声音有如交响曲,尽情的进入宫子体内,宫子再度倒卧在地,不停的抽搐,嘴角和大腿内侧流露出一点晶莹的液体,她手指互相擦拭一遍,放入嘴里,含糊的说:「嗯…嗯…好…吃…好藤田的也好吃……嗯……」藤田稍显後悔的眼神便穿起衣服,高木送他出去,藤田临走前回头说:「…伯…母…我……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也不会再做同样的事了。」宫子爬起身来,对藤田笑道:「藤田…只要你喜欢,随时都可以来呀伯母的小穴永远欢迎你。」藤田露出欢喜的脸,但立刻又黯淡:「嗯…再说吧…」高木将他送了出去,关上大门,上楼笑着对宫子说:「其实是他本来要走时想跟你打声招呼,但我没想到你竟然爽倒在门旁,所以我怂恿他干你,喜欢吗?」宫子依偎在高木脚边,不停舔着剩余在高木肉棒上的精液:「我好喜欢,我好爱你,但别跟我妹讲或你姐妹和申之好吗?我希望我还可以保持一点做母亲的尊严。」高木笑着看着时间:「好啦快去洗澡啦我答应你,现在快 4 点了,你要回复正常,宫美阿姨快要来了,洗完去穿衣服,但不要穿内衣裤喔。」宫子喜悦道:「谢谢你让我穿衣服,我的好主人。」舍不得的舔完最後一口,才奔回房内清洗去了。

  --------------------------------------------------------------------------------9

  整装完毕,宫子回到人的世界来,她穿着普通的连身裙,高木看了一眼,觉得有点怪怪的,走上前去,仔细的看着宫子的脸。

  「ㄚ!你的脸很淡妆ㄝ,嗯……没气色,我帮你补妆。」说吧便伸手在宫子私处抚摸着。

  「ㄨ…嗯……ㄛ…嗯……好……」

  宫子本来稍惨白的脸色红润起来。

  「嗯很好,内衣裤你没穿,很听话,嗯…这样的脸色好多了。」「叮当!」大门的铃声响起。

  「ㄚ!宫美ㄚ姨来了,今天就让你正常点跟你妹见面,我出去不打扰你们啦,但,记着,别想穿上内衣喔。」打开门,一个有着都市感的女子走进来,猛烈一抱。高木愣了一下,笑着说:「宫美阿姨好久不见呀」女子抬起头来,笑着说:「哈好久不见啦高木!你又长高啦…」宫子笑盈盈的站在高木身後,宫美欣喜的跑过去,两人相拥在一起,高木站在一旁,心中一阵震汤,因为宫美阿姨的身材挺均匀的,不会像姐姐那样大的胸部,但她的身体有如运动员的肌肤,每个地方似乎都充满活力。

  「高木喔你真的高了,当初见你时少我半个头,但现在跟我差不多啦。」宫子笑道:「呵…你多久没看我们啦这几年不知道你忙到哪了。」高木笑道:「是呀,ㄚ姨,我也好久不见你了,唉呀我跟朋友已经约好要出去了,真是抱歉,我晚点回来再跟你说话,宫子妈妈,我走啦。」关上大门,高木走了。

  「ㄟ!」宫美呼叫了一声。

  宫子本来痴痴的看着高木离去,立刻回神:「ㄚ来呀进来坐呀,我帮你倒杯水。」宫美笑着道:「怎麽啦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姐夫呢?你那两个小鬼呢?怎麽都没看到?」宫子拿着水走来说:「申之出差,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两个小鬼出去玩了,也要一段时间才回来。ㄟ…你这次case要多久,住下来好吗?两小鬼蛮想你的。」宫美接过水:「谢谢…嗯…我不知道ㄝ,但我可以住个几天,但case over後,我应该要走了,……全家只剩你跟高木呀。呵…那你不是很寂寞吗呵…」宫子浅浅一笑:「呵…还好啦…对了,你那男友呢?怎麽没跟你一起来,他不是的伙伴吗?」宫美嗤鼻一笑:「他喔办事差,老板把他炒了,我也跟他分了。」宫子笑说:「唉呀他…你也真是的,都老大不小的,还不找个男人陪你,难道你要人老珠黄时才再相亲呀妈会气疯的。」宫美阴阴的一笑,慢慢的靠进宫子:「唉呀姐你还不了解我吗?」伸手摸着宫子的乳房。

  宫子叹了口气:「唉……你呀…真的是一点都改不了。」宫美抚媚的笑着:「呵…姐…这不都要怪你…当年不是你的启发,我也不会发现我的性格,ㄛ…姐…你是为我不穿胸罩的吗?」宫子娇声道:「乱…说…我当年只是想看看女生的反应,我只有找你…但…我也没有那种感觉呀…」宫美手从上方领口伸入,抓着比自己大的胸部:「呵你没感觉我有呀,当时你还不断的要我忍耐,呵…我还记得你用两根手指插得我痛死了……呵…」宫美边说,手越用力,宫子娇嫩的小嘴喘气着:「我…我…想你才 9 岁呀…应该不会…有反应吧…我真的没想到…你的反应…这麽强…烈…」宫美亲吻着宫子的颈部,忽然发现在白嫩的颈子上,有着绳子的痕迹。

  宫美舔着痕迹问:「我的好姐姐呀你还是有绑自己的习惯呀…真的……好性感喔…」宫子一震,想起高木:「我…没有…ㄚ…」

  宫美的手已伸入下方,甜蜜的淫水不受控制的流出。

  「姐…你好色喔……连内裤也不穿……这……高木不是在家…你不怕影响他呀…」宫子含糊的说:「没…这样的…我…没……」

  宫美低下头去亲吻着姐姐的阴部。

  「嗯…姐姐我知道你是为我不穿的…我好感动,…嗯…噗…嗤…啾…嗯…还是姐姐的味道好…」宫美伸出舌头不停挑逗着宫子的阴核。

  「呜…呜……嗯…ㄚ…ㄚ…妹…别这样…我怕…高木回来……我…ㄚ……」「没关系的……我不脱你衣服,我…呵……」

  站起身来,宫美穿着一件紫色的上班族的衣服,窄窄的短裙掩饰着敏锐的身材,她拉起短裙,将鲜红的蕾丝边的内裤露出,玉手轻拉旁边的一条蝴蝶结,内裤垂落下来。

  宫美将宫子的连身长裙拉到腰际,宫子的小穴,展览在宫美的眼中。

  「好美喔……」

  宫美兴奋的说着,宫美坐到宫子上方,一把抱起宫子,阴唇对着阴唇,开始磨擦,宫子喘虚虚的淫浪声,加速了宫美的腰部。

  「ㄚ…好……姐姐…还是你…的最好…」

  两个女人一同摇起腰部,滑湿的阴户,使两人的滑动迅速。

  「ㄚ…ㄚ…妹妹…妹…你…你的…好ㄚ……」

  说完,两人猛烈的一震。

  「噗…嗤…」

  透明的液体急射出,宫子拿起一旁的纸想擦拭乾净,宫美一把强走纸,将身子颠倒在宫子身上,湿褡褡的阴部对着宫子的脸,宫子明白一切,舔起妹妹的淫液,妹妹也将姐姐的淫液舔的乾乾净净。

  一会儿,两人下体白白净净。

  宫子说:「妹,…我希望你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们的关系,……知道吗?」宫美意犹未竟的说:「喔…好姐姐,我不会说的,呵…反正我对男生没性趣,姐…这几天你跟我好不好…」宫子点点头:「可是我不一定有时间,我……嗯……我有空可以找你…高木在家时不要好不好。」宫美笑道:「我知道我会看情况的,我也不会让你在高木心中留下坏印像,你还是一位母亲呢。」宫子苦笑了一下,转身帮宫美拿着行李上楼放置。

  --------------------------------------------------------------------------------10

  深夜里,高木回家,宫子坐在沙发等着:「你回来啦,肚子还饿吗?」高木摇摇手:「宫美阿姨呢?」

  宫子指着一间空房:「她在睡觉,坐了4、5个小时的车,把她累坏了。」高木上楼偷偷打开房门,只见宫美大字型的睡着,身上只穿着半透明的丝织睡衣,好像没有穿着胸罩,下体则被棉被遮蔽住。

  高木轻关门房,宫子在一旁笑着说:「呵…还像个小孩子呀…睡得姿势真…呵…」两人下楼来,高木抓住宫子乳房。

  「整个下午没被我操,很痛苦吧。想要吧!」

  宫子害羞的腆道:「唉呀…我想呀…但…我怕宫美……嗯…嗯…」宫子的感觉越来越敏感。

  高木:「要不要去溜狗呀?」

  「狗?家里有狗吗?」

  高木不答话,硬生生的将连身裙给扯了下来。

  「ㄚ!」宫子轻呼一声「有…人在家…呀…」

  高木笑道:「所以我们出去呀。」

  宫子羞道:「但我…什麽都…没穿呀…」

  高木脸色一沉,手劲加重,宫子柔软的乳房立即出现瘀青,宫子惨痛的呜住嘴巴,眼泪 漱而下,高木拉着她胸部,拖到门边。

  「开门。」

  逼迫的声音,使宫子不得不打开门,外面世界一片漆黑,只有微微的路灯光线照着地面。

  「走。」

  高木从後面推着宫子,宫子害怕的四处张望,下意识的用手护着要点,高木见状,牵住宫子一枝手,这时宫子不知要用一只手挡着哪里较好,因此身体微微缩起,紧紧靠在高木身旁,深夜的车辆还不算少,不知是否有人看见。

  这时,前面传来一对情侣的声音。

  宫子哀求着高木:「让…我躲…起…来好吗…我…求求你我…这样好羞耻喔…我…求」身体不断的颤栗着,宫子不断看着那渐逼近的人,脑袋像打鼓一样的咚咚响着,心跳是普通时的两倍。但没用,高木仍拉着她往前走。

  宫子急哭了,她蹲下去抓着高木的手:「不要…我不要…好羞……耻喔呜呜……」高木浅浅一笑,也蹲下去,靠在她身旁。

  「会吗?不会啦。」

  伸手摸着宫子的阴蒂。

  「你是很贱的,你很喜欢性交,你很喜欢被人看着干,对吧。」宫子下体带来的快感,减轻了害怕,两腿渐渐分开,那对情侣以走到附近,看到竟有人当街脱光,男的好奇靠近瞧,女的躲在男友後面,两人以不可思议的眼光走过。

  宫子呻吟着:「对我…喜欢被干…ㄛ……我ㄛ……ㄛ我…喜欢性…性交…我…爱我儿子干我我…贱…ㄛ…」一旁有座公园,高木命令宫子用爬的进去,高木在溜滑梯上发现一名醉汉。

  「去,去把那男的精液吸出来。」

  宫子听话的打开对方的水裤。

  「ㄨ…嗯……嗯…噗嗤……嗯……嗯……噗……ㄨ…」宫子嘴巴熟练的套住肉棒,不断发出声音,高木在後面挖着小穴,并舔着那微甜的淫水,醉汉似乎感到痛快,发出声怪声。

  「噗……嗤……」

  热呼呼又充满着酒味的精液,全部被宫子用嘴接住了,宫子回头看着高木。

  高木说:「不要吞下,等会我叫你吞再吞。」

  拉着宫子走到秋千。

  「趴下。」

  宫子依言趴在秋千上,高木从後方插入。

  「ㄨㄨ……嗯…嗯……嗯…ㄨ……」

  高木一会便把宫子翻身抱起,肉棒插得更深入小穴,他亲吻着宫子的乳房,淫水一滴滴的沿着肉棒滴下,高木奔跑起来,宫子被影响得晃动,肉棒不断的抽插。

  「ㄨ……ㄨ……嗯…嗯…嗯…」

  不能张大嘴巴叫,宫子痛苦的皱起眉头。

  「走,我们去跑一圈。」

  高木夸张的上下向前跑,宫子的声音也忽大忽小,一路跑回家里,一路上被行人见的多,宫子生理整个亢奋起,路上 了5、6次。

  高木把宫子放在大马路上,抓着汗水淋漓的胸部。

  「ㄨ…快不行…你…张嘴…」

  宫子张开嘴,嘴里的精液还未吞噬。

  「呀…!」

  高木猛烈抽插数下後,站起来将肉棒对准宫子嘴巴喷射,滴完最後一滴,高木要宫子全部喝下去,宫子湿润的嘴巴,慢慢的合上。

  「咕噜咕噜…」

  和着心爱的高木的精液与陌生精液,宫子将它吞噬进肚子里。高木看着路上越来越多人,将宫子牵起,进入屋内,帮宫子套回衣服,便让她回房睡了。

  --------------------------------------------------------------------------------11

  一早起床,高木不见宫子在房内,桌上摆张纸条。

  『妈妈出去买菜,一会儿回来。』

  无聊之际,便跑到客厅看电视,忽然想到宫美阿姨呢?又跑上楼,轻轻的开门:「宫美阿姨…你在吗?」房内没人,高木走进来,看见昨晚宫美穿的透明睡衣,遗留在床上,想起宫美的身材,高木不禁硬了起来。打开宫美的旅行包,发现不同款式的内衣裤,高木兴奋的淫笑着,继续往下翻。

  「ㄚ!…竟然…宫美阿姨…呵……呵…」

  高木畅快的笑着。一把抓起东西,便走出去看电视。

  一会宫子回来,高木肿大的肉棒受不了压力,猛烈的把宫子全身衣服巴光,拖到流理台,激烈的抽插,宫子的小穴未有淫水滋润。

  「ㄚ…ㄚ…高木…好ㄚ……好…痛呀……停停…我ㄚ……会疯ㄛㄛ…掉…呀…ㄚ…」高木动作越加越大,最後整间房屋传着「碰!碰!……」猛烈的撞击声,宫子下体已痛得无知觉,面色惨白的随着肉棒前後移动,高木肉棒也痛的不得了。

  「ㄚ…你…ㄚ…来啦!」

  一阵阵冲击,使宫子软棉棉的坐在地上,小穴里流出白 的精液,但也参许了鲜红的血液。

  高木将剩余的精液抹在宫子嘴角:「我好饿,快煮吧。」宫子奋力站起,两条腿直发抖着,开始煮饭了。

  「奇怪…这宫美阿姨怎麽还没回来?」

  高木在夜晚再一次的跟宫子做完後,手仍在已经满足而睡着的宫子身上,不断揉搓着乳头。

  「叮咚」

  门铃响起,宫子微微动了一下,便又睡着了,高木欣喜的锁上房门。

  「来啦。」

  快速的跑去开门。

  「ㄚ…是…高木呀…ㄨ……呃…呃…嘻嘻嘻……呕…呕……」扑鼻酒味浓烈的从宫美身上传了过来,一旁扶着他的男子:「嗯…您好…我是他同事…我…叫野中…宫美小姐今天喝得太多…所以我负责送她回来…」高木连忙道:「真是对不起,辛苦你了,真不好意思,我是高木,是她的侄子…嗯…野中先生要不要进来坐坐…」野中客气道:「呵…不用了,也太晚了,她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再见。」高木道:「ㄚ…是的…您慢走。真是太感谢你了。」野中摇摇手,就上车走了。

  关上门,高木撑住滥醉的宫美,扶着她到楼上房内,将宫美放置好再床上。

  「……水…水……」

  宫美抓着高木的手叫着,高木赶紧拿了杯水上来,宫美喝完後:「喔…这不是酒…继续…我还可以…ㄜ…王董…ㄜ…再来呀…ㄜ…酒呀…怎麽不到酒呀!……呕…」高木手忙脚乱的拿垃圾桶接着。

  「呼…真是的,……对了,毛巾。」

  赶紧再跑到浴室拿条湿毛巾,对着宫美的脸部擦拭,这时高木发现宫美的衣衫不整,上衣扣子已经打开两个,小小的胸罩罩不住乳房,已偷偷跑出一半的面积,而内裤似乎移动时已经褪下一点了,那阴毛露出不少。

  被冷水一擦脸,宫美蒙胧的眼睁开一滴滴,眼前好像是一个人。

  「ㄜ…高…木…吗…ㄜ……」

  高木见她有了反应,拿出从她包包里偷找到的东西,宫美醉眼斜看,神色一慌,一把想抢夺回来,高木快速的闪过。

  「宫美阿姨呀…这是你的吗?」

  宫美紧张道:「高…ㄜ…木…这是…呕…」

  再度吐到垃圾桶里。

  「呵…这是双向阳具ㄝ,只有 Guy 才会用到的东西,宫美阿姨呀…你是……呵…」说着便深手去触摸弹性极佳的胸部。

  「你…干什…什麽…别碰我……我……不喜欢……男人…碰我…ㄜㄜ…」高木淫笑说:「呵……难怪你到现在还不谈恋爱,原来是…呵…我会让你对男人改观的…」宫美紧张的拨开高木的手:「你…再来我就…叫姐…你妈来喔…我说真的…喔…」压住宫美的嘴巴,高木懒得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从上方用力一扯,「啪!」扣子全掉到地上。

  「ㄚ!…」

  宫美情急下猛咬高木一口。

  高木眼看手部流出血液,气得狠狠的扭转着宫美小小淡粉的乳尖。

  「喔……ㄚ……ㄨ」

  趁宫美张嘴叫痛,高木把手上的双向阳句插入宫美嘴里,将宫美的破衣向上一拉,拉起宫美到窗户边,把双手跟窗户一同绑一起,宫美不甘受辱,脚不停的向高木踢着,高木坐回床上看着疯狂的女人,挣扎许久,宫美全身香汗淋漓,鼻头传出「嗯…嗯…ㄨ…」的声音。

  高木站起,走到宫美身边,顺手也扯破剩下的窄裙短裤,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的瓶子,里头有点水,高木推开正要攻击的双脚, 了几滴在宫美的阴部上,两脚紧踏住抖动的双脚,手里把玩着那湿透的双乳。

  「呵……宫美…你很快就要我帮你啦…呵…」

  过了两三分钟,宫美由开始的怒骂声音,渐渐的转成发浪的声音。

  「嗯…ㄛ……嗯……嗯嗯…嗯……」

  这时高木拔出宫美嘴中的假阳具,宫美似乎不愿让侄子看到自己淫荡的这一面,忍着不说一句话。

  高木笑着说:「呵…硬撑呀…我看你撑多久」

  宫美忍得私处的水,还未被操时就已经用射的出来了,她不断挺着腰,忍受着需要,当下体一震强烈感觉,一收缩,又喷了出来,宫美见到自己已喷了 10 次之多,但依然无法消灭掉下体的需求。

  「嗯…我…的…好好……侄…子……把阳……具…给…ㄚ~ㄚ~ㄚ~!!!!!」一扭腰,淫水又喷射出来。

  「ㄚ…给…阿…阿姨…好…好…不好…」

  宫美喷得快虚脱,声音沙哑的问着,高木迅速脱下裤子,肿大的肉棒已受不了,弹了出来。

  宫美赶紧说:「不……不是…我不要男…人…我要…我…我…的阳……阳…具……插入…我…我我的阴…」高木讶异道:「你…好阿…你只有我的可以用,你不属於阳具的,你是我的,我的肉棒。」宫美摇摇头:「我…不喜……欢…男……的…我是 Guy …我…我…要我的阳具……我要…」高木未尝过这种屈辱,一根假的阳具都比他的好,他怒了起来:「好…你要你的阳具,好!我帮你。」他奋力将假阳具插入宫美体内,但宫美却哀叫的说:「ㄚ!……不…是是…的……ㄚ…是阴…阴道……ㄚ…肛门快…裂啦…停手…我要…你…停… ㄚㄚㄚ!!!」高木将宫美的肛门猛烈的玩弄到流出血液,抽出後,再塞到宫美嘴里,而扶起宫美,屁股翘起对着自己,对准目标,开始让她摇摆。

  「哼…女人都要被我骑的…哼哼…嗯…哼…你这贱人,不给我玩,我就玩到你爽到为止。」「ㄨ…ㄨ…嗯……ㄨ…ㄛ……ㄛ……」

  宫美从未被男人玩过,连她前男友也没玩过,今日竟丧失在自己侄子手里。

  「ㄚ……不要ㄚ……我的…好痛呀…